GRW轴承

江苏省记协主席、第三十一届中国新闻奖评委周跃敏:记录伟大新时

发布日期:2021-11-23 13:18   来源:未知   阅读:

  江苏省记协主席、第三十一届中国新闻奖评委周跃敏:记录伟大新时代,唱响中国好声音

  中国新闻奖的评选实践和结果一再证明,一件作品能否受到评委的关注,从众多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题材最为关键。要创新表达,就要见人之所未见,想人之所未想,做人之所未做,给人意外惊喜,令人拍案叫绝,让人茅塞顿开。

  既然是“评”,就免不了有主观和客观的对接问题。主观,是主观印象、主观判断、主观评价;客观,是客观事实、客观效果、客观标准。

  中国新闻奖评选能否做到客观、公正、公平,关键就看主观能否无限接近于客观。也就是,评委的印象、判断、评价要符合作品的实际、评选的标准、受众的观感。事实上,面对同一个事实、同一件作品,不同评委的评价很可能相差很大;面对同一个标准、同一个要求,不同评委的理解、把握也不尽相同。

  这样说,并不能否定一个事实:中国新闻奖是全国优秀新闻作品的最高奖,绝大部分获奖作品堪称业内的标杆和旗帜,也是高校新闻研究和教学的最好案例。

  一件作品能否在瞬间引起评委的关注,从众多参评作品中脱颖而出,因素是多方面的。但评选实践和结果一再证明,题材最为关键、最为重要。本届评选,有四类题材给评委留下深刻印象:一是重大题材,二是地方特色,三是创新报道,四是舆论监督。

  2020年,武汉抗疫和脱贫攻坚无疑是全球瞩目、举国关注的两大事件。本届中国新闻奖评选,理所当然地要突出这两个重点。事先浏览参评作品时就发现,有关武汉抗疫和脱贫攻坚题材的作品,所占比例高居前两位,且分布在几乎所有类别和体裁中。文字评论,抗疫题材占四成以上;文字通讯和深度报道,抗疫题材占22%;电视专题,抗疫题材占23%;广播消息,抗疫题材占25%。在获奖作品尤其是获高等级奖项作品中,这两大题材所占的比重更为明显。5个特别奖中,有3件是抗疫题材的作品,1件是脱贫攻坚的作品;67个一等奖中,抗疫题材作品占23%,脱贫攻坚题材占16%。

  两大题材作品可分为四类:一是宏大叙事式的综述、评论、专题等,如:获特别奖的人民日报文字评论《风雨无阻向前进——写在中国人民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之际》、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电视专题《同心战“疫”》,获一等奖的新华社文字通讯《习领导中国战“疫”》等;二是节点新闻、重要发布、权威声音等,如获一等奖的湖北日报文字消息《湖北新冠肺炎新增病例首次零报告》等;三是一线报道、现场直击等,如获一等奖的湖北广电电视专题《金银潭实拍80天》等;四是聚焦疫情下的普通人,如获二等奖的中国青年报文字通讯和深度报道《父亲留在了火神山》等。北京广播电视台电视专题《生命缘·永生》获得一等奖,评委的评价就两个字:“震撼”!记者深入当时最危险的ICU病房,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日夜蹲守,独家记录全力抢救重症患者的感人故事。该片以“永生”为题,第一次独家记录并首度公开ECMO救治全过程,第一次记录疫情中患者遗体捐献全过程,第一次记录重症患者听到亲人呼唤后醒来的奇迹。在抚慰伤痛、歌颂奉献的同时,更深刻阐释了习总书记提出的伟大抗疫精神。令人感动的还有那些奋不顾身、无畏生死的记者。片中记录的83次气切手术、300余次采集咽拭子,最近时拍摄距患者不足半米。可以说,每一秒素材都是记者用生命完成的交换。《生命缘·永生》采访组后来成为唯一受到国家级抗疫表彰的新闻纪录片团队。

  地方媒体,历来是竞争中国新闻奖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从这几年评选情况来看,大致是高等级奖项中央媒体和地方媒体“对半”,二、三等奖地方媒体多于中央媒体。

  面对实力强劲、优势明显的中央媒体,地方媒体如何扬长避短、“截长补短”?历年评选都证明,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离基层近、离一线近、离群众近、离独特的新闻资源近的优势,做别人做不来、不方便做、不一定做得好的报道,不失为一种有效办法。以重大主题报道来说,正因为主题是共性的,题材是显性的,地方媒体才更应该追求独特的创意、独特的见解、独特的事实、独特的表达。越是容易撞车的题材,就越要在个性化表达上下功夫,包括策划、选题、提炼、角度、写作(制作)、标题等。否则,就很难在同类题材的比拼中脱颖而出。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2013年,习总书记到湖南湘西十八洞村考察时,提出了“精准扶贫”的重要理念。作为“精准扶贫”的首倡地,湖南主流媒体一直以极大的热情和力量,关注并跟踪十八洞村贯彻落实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的实践和变化。湖南媒体有关十八洞村题材的作品,近几年几乎年年送评,年年获奖。从十八洞村的变化,我们看到了党中央的庄严承诺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这就是十八洞村题材报道的价值所在。

  这次评选,有一部分作品以全新的呈现方式,令评委耳目一新,交口称赞,无可争议地登上了领奖台。

  什么是创新表达?简言之,就是见人之所未见,想人之所未想,做人之所未做,给人意外惊喜,令人拍案叫绝,让人茅塞顿开。大凡能让评委眼前一亮的作品,不外标题是新的,事实是新的,角度是新的,构思是新的,形式是新的……有以某一方面出彩见长的,也有综合几个方面都很优秀的。获奖作品中,《从中国传统文化汲取抗疫智慧》,角度别出心裁;《爬行的人也能顶天立地》,构思匠心独运,在强烈对比中彰显人格的力量。特别要推荐的是获得一等奖的央视新闻客户端独家视频《游客:“彭麻麻呢?”》。这个短视频时长仅23秒,讲的是2020年1月农历春节前夕,习总书记赴云南考察调研。在腾冲和顺古镇小巷里,游客“偶遇”总书记,纷纷围拢过来向总书记问好。突然,有一女孩问总书记“彭麻麻呢?”现场游客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总书记就接过话茬,风趣地说“没来”,又接了一句“过年了,都在家里忙着呢”。总书记的回应,引得现场一片欢声笑语。这有趣、有爱、有温度的一幕,不但衬托渲染了浓浓的节日气氛,一问一答中还尽现大国领袖的亲民形象。短视频当天在央视新闻客户端首发,迅速“燃爆”互联网,刷屏朋友圈,“霸占”各大网站头条。23秒短视频换来当天23亿点击量,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传播现象,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经典案例。

  总体看,参评的舆论监督类作品有几个共同特点:一是选题大多围绕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战略部署,紧扣生态保护、长江禁渔、防汛安全、基本农田保护等热门话题,抓住典型案例,深入调查采访;二是记者作风严谨,采访扎实,有的甚至顶着重重压力,不顾个人安危,掌握了大量第一手材料,以无懈可击的铁证,揭开了事实真相;三是报道一经推出,立即引起巨大反响,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速采取措施,加以整改,推动了问题的解决。

  获一等奖的经济参考报深度报道《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播新闻专题《水漫河堤、防汛一级应急响应,秦淮河大堤却被挖空建高档餐厅!》,获二等奖的人民日报文字通讯与深度报道《长江禁渔,为何还有禁而不止的现象》,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广播评论《南阳要占万亩基本农田建养猪场,岂能如此“拆东墙补西墙”?》等,都称得上是舆论监督类报道的力作。习总书记曾多次就三江源、祁连山、秦岭和黄河流域生态保护作出重要指示。令人震惊的是,“隐形富豪”马少伟打着“生态修复”的旗号,在青海祁连山南麓持续进行掠夺式盗采煤炭资源,时间长达14年,青海湖和黄河上游水源涵养地局部生态遭到严重破坏。记者三次深入海拔4200米的事发地,克服高原缺氧、人迹罕至、环境凶险等困难和风险,历时两年深入调查,采写完成了《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一稿。报道刊发后,引起巨大反响,中央领导作出重要批示。马少伟被依法逮捕,青海省副省长文国栋主动投案。一场声势浩大的生态环境综合整治行动在祁连山木里矿区展开。该事件成为继“秦岭违建事件”“甘肃祁连山系列环境污染案”之后,又一起重大公共生态环境事件。

  耐人寻味的是,获一、二等奖的舆论监督类作品均出自中央媒体,而聚焦的又都是地方的案例。这些案例,地方媒体是否有关注?可以把相关的获奖作品找来做个对比研究。这正是最好的业务学习。

  我在评选会前浏览了作品,对浏览过的作品及意见都做了记录,评选结束后再对照研究。大部分结果都不出所料,但也有一些作品属于“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这些作品也的确各有特色。

  有一件电视新闻专题《2020我们的“大考”——我与我的驻村队员父亲》,题材算不上特别新奇。稍一疏忽,极有可能石沉大海。但是,认真审看这件作品,就不难发现它最大的特点在于构思、布局非常巧妙,颇有新意。

  女儿面临高考,父亲面临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这本来是互不关联的两条线。作品的巧妙之处就在于:用共同的“大考”,将女儿和父亲串联起来。从女儿的视角,来观察父亲驻村扶贫的作为,从不理解与委屈,到理解与支持,这一心路历程的变化,反映了基层扶贫队员舍小家为大家的精神风貌。作品没有让父亲跳出来高谈阔论、指手画脚,而是用高考之于女儿来隐喻驻村扶贫之于国家澳门六合今晚开奖结果其重要性和战略意义不言自明。这一表现方式,不但增加了作品的可信度,还大大提升了报道的主题。普普通通的题材,能做到这样的效果,非常不容易。这件作品最终获得二等奖。

  为全面贯彻落实全媒体传播要求,充分体现全媒体传播新成果,中国新闻奖评选办法又作出新修订。在“评奖宗旨”中增加“加快推进全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积极构建全媒体传播体系”的表述。在“评选标准”中,明确规定“鼓励在媒体加快深度融合,构建全媒体传播体系中取得突出成效的作品,鼓励在自有平台发布的作品”。在媒体融合奖专项初评中还新增专项名额,分别用于报送县级融媒体中心作品和全媒体传播效果突出作品。

  这些修改究竟传递出什么样的信号?增设媒体融合奖,是从第二十八届中国新闻奖评选开始的,而且一下设了50个奖,成为中国新闻奖所有类别中设奖数额最多的。如果说,这一举措顺应了传播格局和媒介形态发生深刻变革的需求的线年后的今天,中国新闻奖评选办法再次修订,突出全媒体传播效果,鼓励在自有平台发布,支持县级融媒体中心做优做强,则是符合媒体融合向纵深发展的大势,以及打通媒体融合、连接群众、基层治理“最后一公里”需求的。

  实事求是地说,县级融媒体中心的作品这几年在中国新闻奖评选中,一是获奖数量少,二是获奖等级低,三是文字作品弱一些。本届评选,评委对全媒体传播效果突出和县级融媒体中心作品格外关注,县级融媒体中心有4件作品获奖,创近年来新高。如福建尤溪县融媒体中心的短视频《武汉记“疫”》,用第一人称的方式讲述主人公的所见、所闻、所感,后方采编团队则进行文案、动漫等创作及后期制作,不但内容真实感人,而且形式生动活泼。除了在本地全媒体平台播发外,还被央视客户端、新华社客户端、学习强国等转发,浏览量近200万次。

  如果说,被看好的作品如愿获奖,是理所当然的事,那么,原本寄予希望的作品意外遭遇“滑铁卢”,或没有拿到理想中的奖项,则多少有些遗憾。其中,既有主观层面的因素,比如作品有瑕疵,经不起审核推敲;也有客观层面的问题等。

  有一个现象非常值得研究:一些地方抓住自身特有的资源优势,在同一题材或同类题材的报道中,不断挖掘,努力创新,几乎年年都有作品获中国新闻奖。但不是所有同一题材或同类题材作品都能做到这一点。题材再重大、再重要,如果年年炒冷饭,了无新意,换了谁都会审美疲劳。从这层意义说,创新创优的最高境界,不是和别人比,而是和自己比。题材可以重复,但作品不能雷同。办法只有一个:不断创新。每一次报道都要追求独特的创意、独特的见解、独特的事实、独特的表达。超越自我,比赶超别人要难得多。体现在同一题材或同类题材的报道上,有没有这样的要求和追求,效果是大不一样的。自2014年设立国家公祭日以来,江苏年年都有相关题材的作品获得中国新闻奖。但是,得奖的数量逐年减少,获奖的等级也在下降。是国家公祭的题材不重要了,不吸引人了?显然不是。评委对国家公祭的题材依然非常看重,希望不断看到有震撼力的作品呈现在世人面前。相信媒体人会不负众望,以创新的理念、创新的举措、创新的成果,交出一份优秀的答卷。

  当然,也要避免为创新而创新。电视访谈作品《黄金时间——为了一江清水浩荡奔流》,邀请11个相关部门负责人、专家学者及观众代表,畅谈“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这一热门话题。这件作品最大的特点,是呈现方式的创新。它摒弃了传统的“你问我答”模式,采用“户外+室内+云端”的联动形式,一边是记者沿江而下,采访退捕渔民、江边居民、“老外河长”等,听他们讲故事、谈感受、提问题,一边是主持人在演播室和专家学者互动。评选时有评委提出质疑,认为这件作品的主要精力不是放在做内容上,而是更多地用于包装,有新闻节目综艺化倾向。这一意见虽然有些尖锐,却一针见血,点到了当下创新创优实践中客观存在却尚未引起重视的一个问题。